韩作荣新闻报道
·我国诗坛送行韩作荣:从此,黄金在天空舞蹈 2013-11-18
·这一年的诗篇哀痛:雷抒雁走了,韩作荣也走了 2013-11-18
·诗人韩作荣逝世 《李白传》手稿刚于近期完结 2013-11-18
·[转载]祭拜韩作荣 2013-11-18
·诗是一个民族的精力来历 2013-11-18
·《现代新诗的结构》创始新诗边境的启示(韩作荣) 2013-11-18
·韩作荣:诗篇最基本的东西是真挚 2013-11-18
·捡起那些震慑心灵的东西--著名诗人韩作荣访谈 2013-11-18
 韩作荣著作
·想起《离骚》  

  这一天 
  因为一位诗人逝去而留了
  下来
  年复一年
  纵然,汨罗江活动的已
  不是昨日的水
  
  可我知道———
  青空仍回想着向天提问的
  声响
  九歌仍闪现在巫傩面具的
  口中
  离别依旧在痛楚的诗思骚
  响里
  
  披着江离和白芷的诗人
  神高驰之邈邈的诗人
  求绳墨与规则之正路的
  诗人
  用柔软的蕙草揩抹眼泪的
  诗人啊
  
  再快的龙舟也追不上你
  很多的诗人也仅仅你的后嗣
  凤鸟已在虚空消失
  林子里依然有太阳浮生
  
  今日,当一些诗行也损失
  了魂灵
  节日也只留下粘手的粽叶
  灯下,一个写诗的人
  想起了《离骚》
  胸壁仍闪耀着穿越时空的
  光辉 




·《候车室》  
人与人互不相识
声响与气味互不相识
颜色互不相识
      
喧闹、拥堵,擦身而过
或各自孤单地聚在一同
厅堂因为高阔而空茫
      
这些候车的人
谁是归去,又有谁是出走?
      
只要椅子

·《音乐》  

乐句在灯火的背面起浮着

你的翅膀在曲线中慢慢打开

像树枝上休息的一只斑蝶

像鼓翼的风筝.

牵在我的手中

 

是亮堂的风掠过草坪的律动么

仍是沉浮中目光溅起的波涛

我是被声响翻的土地

静默中我听见音符

咬断草根的声响

 

只感觉一朵云泊在胸壁

轻软迷离于有无之间

我蔓延的五指打捞音乐

丝质的乐音却在指见滑落

 

哦,久别的大朵大朵的声响

你的倾泻令我明澈而纯洁

冥冥中我的躯体

已化为音乐

舒缓地活动成声响和节奏

 

 

 


·《以火发音的诗人——写在艾青百年诞辰之际》  

  这一天

  因为一位诗人的诞生有了含义

  而诗人

  也因为他永存的诗篇延长了生命

  他依旧活着

  鸟儿依旧用他沙哑的嗓子歌唱

  倾诉发自心底的声响

  土地,仍因他泪水的滋泽

  承受了深重的爱

  蝴蝶在斑驳里跃动

  好像他无骨无肉无血的魂灵

  他依旧活着,在我面前

  时而显现艾青式的浅笑

  和凸起额角的硕大头颅

  笑眯眯的眼睛

  伴着常常溜出嘴角的诙谐

  一个诞生于漆黑,巴望光亮的人

  一个吸吮大堰河的乳汁

  眼里常含泪水的人

  一个倾听手推车轮子的尖叫

  感受着昏暗苍穹痉挛的人

  一个跨过战马贮满血水的蹄窝

  用铜号吹出蓬蓬血丝的人

  一个以火发音,穷其一生

  歌唱光亮的人啊……

  当时钟和芦笛戴着桎梏

  骆驼的峰瘤驮满褐黄的沙尘

  我看见太阳仍若火轮飞旋

  在沙丘之上滚来

  火把,仍在他的诗中焚烧

  在汉字的空隙里

  透出光辉和热力

  历尽苦难之后,他仍在称颂

  那没有分量,并非固体

  也非液体和气体的美妙物质

  在一堵墙边,歌唱

  “比风更自在的思维

  比土地更淳厚的毅力

  比时刻更绵长的希望”

  是的,他睡去了

  连火伴他长逝的石碑

  案头的台灯,纸与笔

  都和他一同熟睡,不再醒来

  可他诗中的汉字、词语还活着

  因为他诗笔的奇妙组合

  化腐朽为神奇,言外之意

  仍蕴含着爱与真纯

  活动着汩汩的血液,透出他

  动人心弦的魂

  我想起了巴黎,凡尔哈仑的

  菊瓣抓出风的爪迹的巴黎

  我想起了聂鲁达

  在智利的海滩上,捡起一枚石子

  画上眼睛,送给艾青

  让我感知,在诗人的意念里

  全部都有生命,石头也能洞察秋毫

  而维也纳的鸽子,在汉字里

  飞到施特劳斯雕像的提琴上

  安静地合上了翅膀……

  是的,虽然他是有翅的诗神

  可他依旧是个一般的人

  真挚、旷达,讨厌虚伪

  喜爱说真话。偶然发一点怨言

  打开心扉,和至交倾诉苦楚和无法

  有商人索句,他挥毫写下——

  “饭好吃,诗不好做”

  为朋友题诗,则是——

  “蚕在吐丝的时分,没想到

  会吐出一条丝绸之路”……

  哦,一个烧荒时也心热如火的人

  一个扫厕所也扫得干干净净的人

  一个慨叹苦楚的婚姻是无期徒刑

  堕入爱情而情不自禁的人

  一个患上白内障

  心比眼睛亮堂的人

  一个在病床上攥住朋友的手

  久久不放的人,总算撒手人寰

  去了另一个国际

  可他的姓名,不只刻在碑石上

  也铭刻在许多诗爱者的心里

  我知道,因为有了艾青

  一个写诗的人应该写些什么

  人的庄严,笔端的温度

  刺穿漆黑的光辉

  和土地结为一体的挚爱

  鼓励着我,启迪着我

  我想起他写下的最终一首诗

  ——《我的怀念是圆的》

  今日,在他百年诞辰之际

  我对他的怀念也是圆的

  好像100这个数字——

  1个直立于前的人,顶天立地

  之后,更是紧紧相随的

  圆圆的怀念

 

 


·《纸上的景色》  

在水干枯的当地
留下赭红、黛绿与枯紫
水在墨迹的空白处活动
一些花朵在纸上怒放
树在颜色中绿意纷呈
根深深扎进虚无,枝干
因为水的滋润而发黑
 
这是秋天的树林
在暮霭中昏晦昏暗
它把自己交给一只淋漓挥洒的手
将景色罩上一层孤寂与迷离
 
可谁能砍下这林地的一角
是裁纸的刀仍是画家的笔
当树木用创伤吻着刀斧
一些树被磨成纸浆
而另一些树已成为灰烬
 
山林一片一片消失
动物在暴露中奔波
所以野兽变成野味
一位身披兽皮的画家
用餐巾纸抹拭着嘴唇
再用羊毫与狼毫
描绘动物与山林的影子
 
纸上,仍藏着树木与草浆的气味
有如山林的尸布
生命在逝世中制作虚伪的生命
只留下乱真的线条、颜色与墨痕
哦大自然,面临天灭绝的族类
或许,咱们只能在画幅中
探求虚伪的生物学......

 

 


·《火狐》  

火狐从雪原驰过
将山野划出一道流血的创伤
或许这是潜在的靠近天性的损伤
就像风不能不在草尖上舞蹈

 

与幽静相邻,是因失血而苍白的忧伤
恬淡了高雅且有控制的情感
眼含陈旧的液体洗刷昼夜
便浇熄了瞳仁里两堆焦灼之火

 

火狐依然漂亮着,像绚烂的谎话
引诱将我带入形似安静的暴戾
哦,你虚伪的火,发挥戏法的红布
苍茫中我计数你谜一样的足印

 

一滴埃利蒂斯的雨淹死了夏日
你虚设的嘴唇再也不会卷起风暴
太阳现已远离,不在我的脉管运转



韩作荣
 著名诗人、散文家、原我国诗篇学会会长
 韩作荣简介
    1968年参加工作,历任工人、解放军工程兵兵士、排长、师政治部干事,《诗刊》修改,《人民文学》修改、副主任、主任,副主编、常务副主编、主编,编审。我国作协第六、七届全委会委员。享用政府特殊津贴。1972年开端宣布著作。[1]1983年参加我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万山号角鸣》、《六角的雪花》、《北方抒情诗》、《静静的白桦林》、《爱的花环》、《少女和紫丁香》、《裸体》、《玻璃花瓶》、《瞬间的野菊》、《韩作荣自选诗》、《纸上的景色》,诗论集《感觉·才智与诗》、《诗的魅惑》,随笔集《圆的引诱》、《另一种散文》,报告文学集《隐秘与灾变》、《城市与人》等。诗篇《注视》获1993年《解放军文艺》优秀著作奖,《隧道口,飞进一只蜜蜂》获1984年北京文学奖,诗集《韩作荣自选诗》获首届鲁迅文学奖,另获首届茶花杯艾青诗篇奖、光亮日报诗征文奖等奖项多种。
 相关阅览
莫言www.op1qzp.com/zhuanti/moyan/
门罗www.op1qzp.com/zhuanti/2013als/
庞余亮www.op1qzp.com/zhuanti/pangyuliang/
雪丰谷www.op1qzp.com/zhuanti/xunfenggu/
韩作荣www.op1qzp.com/zhuanti/hanzuorong/
沈浩波www.op1qzp.com/p7259/
杨林川www.op1qzp.com/zhuanti/tsyh/

江苏发行网 www.op1qzp.com ©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苏B2-20100342 备案号:苏ICP备10223332号
网站服务电话:025-51861377 发行协会电话:025-83361842 服务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 上书房 法令顾问团:鲍平 律师、邱宝军 律师